City Dust

空气里有些尘埃悬浮着,不像我们的心,固执的等待降落...

©City Dust
Powered by LOFTER
 

流亡者手记 (0~1)

《流言侦探》可以说是我今年玩过的游戏里最喜欢的一款了。

出于真的非常想跟N腻腻歪歪的心情,我打算给自己塞口糖吃,于是有了你们现在看到的《流亡者手记》

我的设定大概是这样的:

福喵is a girl,是的,喵精少女没错了!故事为原作之后的某段时间,这时福喵已经遇见N有一阵子了。后来遇到了疑似与N的过去有关的人的追杀,福喵和N流浪在异国他乡,一段危险而浪漫的经历

叙事角度为福喵第一视角,我一直觉得游戏中林茜和N都有第一视角更新的报告之类的东西,这很有趣,我打算让福喵也这么玩玩。因此《流亡者手记》或许是非线性且情节未必连贯的,就像你捡到了一本残页的书,上面隐约给你讲了个故事一样...

Mark的预告照来画一发~其实早应该画完了

本来想等Bam的预告照也画完然后一起发的,不过这些天可能真的熬夜熬太多,结果经常头晕,实在撑不住....昨天连有谦米的预告照官方发布时间都没等到就先睡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画完Bam那张图,我尽力吧...

最近很喜欢迷幻系上色,但是真的挺难控制,画着画着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我就是那种想不通的问题会一直想的人,不知道瓶颈期什么时候能过去...

 
//connêcT BRYAN CHA$E、B-Free、Okasian

30天推歌挑战 

DAY1  “一首在歌名里带有颜色的歌”

推荐这首GREENLIGHT,我的挚爱之一,是一首自带酒精浓度的歌,非常上头

推特又又又㕛叒anti我,压渣我图的画质,希望lofter能爱我T^T...........

费劲画了好几天,这图简直难产到生不如死,为了让他俩秀个事后的恩爱,我容易么我!

这张图,我自己有打算配文食用,等我歇个一天就码出来.........嗯,文明驾驶,估计lo上发不了完整版,到时候微博会发完整的

第一次把七个孩子都画了出来~

韩专的造型要是能像日专的这种一样赞就好了

难得画新图....

(顺便这次推特终于不anti我,肯让我像在lofter一样发png格式的图了,画质不被压渣真的感天动地,我只想暴哭20分钟...)


 

风痕传说·续

前两天有人问我以前写的《风痕传说》有没有后续,答案是有的,基本上我挖的坑大部分都是有后续的,只是我懒得写出来而已_(:зゝ∠)_

这次就把风痕传说的后续内容大致说一下吧,我真的懒得展开慢慢填了,实在是忙不过来...

关于我那些年久失修的坑,你们还有哪个想知道后续的可以尽管告诉我


《风痕传说》前文在这→戳我


靠近段宜恩的的确是只强悍的魔兽,但失血昏迷的他已无力反击。就在那魔兽要冲上前杀死段宜恩时,他身下的土地中忽然爆发血色光芒,那光芒直冲云霄,世人惊叹之余,有人猜测定是有神物出世引起的...

再看那魔兽竟被斩杀,从尸首中飘出一些亮蓝碎末飞往那冒着血色光芒的土里.....

【G7 Project】

G1 Mark × G6 BamBam

observer&guinea pig

“你是一个观察者,你观察你周围的一切。你救我是为了让我成为你该死的实验品....”

“作为这个测试的发明者,我把自己当成了它的第一个真正实验对象。”

 
이별대화 Soul Paper、Sweden Laundry

사랑하지 않는 게 아냐
并不是不爱你
사랑할 수 없는 것 뿐야
只是不想再爱了

一直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唱的也是我最欣赏的和平分手这种方式...

<ARRIVAL>预告自截图修图34P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Lyfc3x 密码: 6udk
可以愉快的换新桌面壁纸啦~

前段时间喜欢看别人画水彩,所以自己就也用了一下这种风格上色...

 

Black mercy 01(试阅)

终于,写个新文,Mark主视角...小提示是,注意看细节,表面上来说是个good man×bad boy的故事,但仅是表面上,实际来说......

——————————————————


“坏天气!”

“是啊...”女佣接过我手里的伞和被飞溅的雨滴打湿的外套,“早晨天就阴阴沉沉的...”

“我的房间是在二楼对吧,那我先上去了..”

当我踏上楼梯的一刻,身后传来女佣的追问声,“晚饭您是下来吃,还是需要我送上去?”

诚然,贴心的女佣也知道我经过长途飞行之后,最需要的是真正的安眠。

我想了想,面上略带笑意地转头回答:“我需要先睡一会儿,晚饭做好后请叫醒我吧,我会下来的.....

 

memory of<蓝色日落>

给我自己那篇文<蓝色日落>写的一个印象,把一些文字经过眼前,留在心里的影子抓住,也挺有意思的。


那天他赤脚站在雪地里,

风雪中呼喊你的名字。

你看惯这冰冷世间,

于是忘记他的心是温热的。

但当你开始自责,

你的太阳,

已经落入西山。

 

Piece of you

旧文补档,其实这个本来不想再公开的....


巴黎——


身着略带休闲质感的时尚服饰的青年,穿行在古旧的房屋下,脚步踏在岁月流逝后仍线条分明的石板路上,行走在巴黎惬意的阳光里,他时不时端起相机留下巴黎各角落的倩影。乍一看气质上应与巴黎有些格格不入,但巴黎是古老而前卫的,是激情与文艺的,是奢华与淡然的,所以很好的包容下了这个青年。他是巴黎的异乡人,是自由的流浪者。

当然,这是他第一天来到巴黎,可当他漫步在秋日的香榭丽舍大街上时,眼前那舒展开的湛蓝色天际,和暖光里零落的梧桐叶间,他记得,许多次与同一个人错身而过...

为什么会记得呢,或许是因为那是个同自己这般有着...

 

有生之年最想完成的事情之一:


想出本

不只是文集,更希望是一整个长篇

封面的主色调是黑色的,其次,红色,金色

类型是悬疑故事

笔调偏冷,略微老成,像是历经许多的叙事者来讲述这个故事

时代背景是都市近未来

一个机妙的,看似永不相遇的故事
 

<深水>——Spoiler

依然不是<深水>正文,只是先做点剧透,剧透内容最终将会以什么形式呈现还在考虑中...


是的啊,我现在才明白

不是我在下沉,是世界在下沉

而我自愿困住在这敞开大门的地狱里

就像我现在合上双眼,绝不是因为恐惧

我没什么好怕的

当你以名为离别的枪口对准我时,我就已死去

已死之人如何再次死去,我也很想知道


亏欠你的一切,我终究无法偿还

口袋里一无所有,只剩这条命握在手中,你想要就拿去

可我猜,你不会想要

你总说我是最好的,最好的啊

所以你对我也总是好的

那你猜,你在我心里,是不是最好的...


 

博士伦广告温情解(tu)说(cao)

我来用谷阿莫style解(tu)说(cao)一下博士伦那个广告


Hello,大家好,我是邪君。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强行改变自己的故事。

开拍前10086%拿到女主剧本的泰国弱鸡眼镜男主角,以下简称眼镜男,就读于一所韩国的学校,这间学校里面的外国留学生有很多。某天,眼镜男遇到跟他一样是泰国人的逆袭男A、B、C三个人,由于拿错剧本的眼镜男看起来过于废柴,逆袭男A向眼镜男提出可以给他提供帮助。

眼镜男在学校里撞到大魔王然后跌倒,哦,没有跌倒,但低头走路不看路撞到人依然是女主的必备技能。于是眼镜男受到了大魔王和手下的霸凌,在临走之前,大魔王阵营中的男主角给眼镜男留下了一片创可贴。...

 

蓝色日落

旧文补档,免得又有人跟我说没看过


1.

常有人说我看上去很快乐,实际上我并不总是快乐,可我知道他希望我过得快乐,所以我总在努力尝试笑着,可惜我好像从很久以前就忘了快乐到底是什么。


我一度以为他比我更快乐。即使和他像这样两个人挤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分吃着一碗面,他也笑得比我多。

我问他,斑斑,这是面,又不是大餐,高兴成这样算什么。

他抬起头,瞥一眼桌边快要用得见底的纸巾,最后只胡乱用手抹抹嘴上的油腻,同我说,因为是和你一起吃的面啊。

我抽起一只筷子翻转过来,敲他脑袋,说,吃我口水成精了吧你。他一边左躲右闪一边盯着我说,我乐意,你管着。他手底下也没闲工夫,趁...

 

无眼的维纳斯 (1~6)

旧文补档,免得又有人跟我说没看过


【NO.1——Persecutory delusions】


三年前——


离12点还差5分钟。


刚下夜班的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匆忙赶上最末一班的公车。


从车外倒灌进来一股冷风,一个女人,她撞上我的背,在车门关上前的一刻硬挤上车。


我回头看向她,从这一眼开始,她就惊恐的紧盯着我。


我感到有些不自在,在空荡的车上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她在另一侧靠窗的位置也坐下,双腿有些震颤...

 

新芒•芒种篇

旧文补档,免得又有人跟我说没看过


一、

若问当世江湖,谁名头最响,必属漠北刀豪。

此人名曰段宜恩,见识过他的刀,便知凡是不凡。

正是青年才俊,却已名成十载。刀不出鞘,稳若盘石,风雨不惊。刀若出鞘,则杀气腾幽朔,寒芒泣鬼神。关键是,他的刀,太快。还未瞧得清他致命一刀何时来,头已落地,对战十载,无一人幸免。

刀豪有一癖好,酒。他嗜酒如命,常酩酊大醉,纵饮成狂。


而问当世江湖,谁最有前途,当算西蜀剑客。

此人实名不详,人称斑斑,一年前还名不见经传,但一年之期,连挑百位武林泰斗,战无不胜。

一时间这剑客百战成名,俨然最耀眼的武林新秀。

剑客也有一习惯,他...

 

新芒•白露篇

旧文补档,免得又有人跟我说没看过


1.

  “唉...这古董老学究的课就是无聊,我先走了...”

  “你又逃严先生的课,当心下次被严先生发现了,教训你...”

  一旁的有谦正说着,早已经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斑斑从课桌旁拎起书包,偷偷摸摸的从教室后门钻了出去...

  熟门熟路的逛到学校围墙边,斑斑提起书包大力一甩,飞越过围墙,紧接着自己也手脚麻利地攀上墙头。

  只是这回不巧,随着飞越过去的书包发出的,不只是一声闷响,还有“啊”的一声叫唤。

  斑斑纳闷着冲下一瞧,直接傻眼。

  就有人在他翻墙的时刻刚刚好经过,被落下的书包砸个正着,只是没砸到脸,倒是把那人的眼镜...

 

春风不改旧时波

旧文补档,免得又有人跟我说没看过


0.

“你有没有过明明是熟悉的人却看不清的时候?”

“你是说近视?”

“不,我是说真的看不清的那种…”


1.

“当啷——”

空置的易拉罐在狠踢下飞远,直至撞到一个人的脚边,这次飞行才戛然而止。

几个孩子一边冲那人大喊,一边快步跑过来:“嘿!捡破烂的!把我们的罐子扔回来!”

那人听见喊声,目光探了过来,颤颤巍巍地低下身子打算捡起易拉罐,但孩子们已经尖叫着跑散了。

因为他们看见了他的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残损不堪的皮肉拼凑出一张极端丑陋的面容,令人仿佛在白日里活见了鬼,而他身上那沉重的毁灭感,更是让人无法想...

 
The Black Parade My Chemical Romance

昨天读到一句话:

“幻想总把破灭宽恕,但破灭从不把幻想放过。”

人生的无可奈何为什么那么多呢?

我只希望,当终结的一刻来临时,所以曾经努力过的事,不是虚妄。

仅以一曲,代表所有。

If I'm so wrong (so wrong, so wrong)
若我谬误至极
How can you listen all night long? (night long, night long)
你何以整夜聆听
And will it matter after I'm gone?
我的离去于你而言又有何区别
Because you never learned a goddamned thing.
因为这他妈的破事你根本没弥留在心

 
几个薛之谦 薛之谦

其实很早很早以前真的就喜欢薛之谦来着,大概是早到05年型秀?!

当年那首<黄色枫叶>迷得我不要不要的,词到现在都能背全...

只是没想到他现在以段子手的形象重归了大众视线...XD~(这个人生轨迹展开略奇妙,真的让我措手不及)我也希望人们在笑过之后能去认真听听他的音乐

来安利一首他的歌吧,这首<楚河汉界>有满满的强强对决即视感

那句“我用最最美的方式 解决你”苏到我都要飞起来~~(原谅我的迷妹心态,可这句真的好棒_(:зゝ∠)_)

 
The Speaker Of Teen Andup

歌好,词也好...

빈자릴 채우겠지만
空位虽会被填满
왠지 널 대신 할뿐이잖아
但总感觉只是代替你

听着想起很多,心里难过...

 

风痕传说 · 一

一、


云纵九年三月。

是夜。有雨。

重叠的脚步在躁乱里有序。有人在喊:“快!快跟上!他被那两头魔物重伤,跑不远的...”

时值春夜,细雨绵绵,遮不去这夜里的血腥,也冲不散奔忙的足迹。但细雨能将衣衫浸润。

几人终于追上目标,默契的顺势围上。

“你跑不了了...”

“未必。”当下被围堵得毫无出路,被追逐的男人回过头来。男人有着水亮的黑眼珠,甚至比这夜雨还要润得发亮。

比之任何魔物都可怕的,永远是人。

男人的佩剑在与两头魔物的对抗中早已满是缺口,破损不堪,只能弃用,空手迎敌。几人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各持武器向男人的颈部、左肋下、后腰、右踝齐齐压去,净是些刁钻得让人避无...

 

开始不过是看的网文多了,也想随手来上一篇

后来再看,发现这故事对我意义不同...我感触很多。

此坑大概不填,也没起名字。你愿看便看,不愿看归我。


“站起来!”

流火七月,空气似都带着热毒能将人晒化。斑斑正倒在地上,像一尾快死的鱼一般张口喘息,胸膛因为竭力的起伏而隐隐作痛。

“我再说一遍,站起来!”

又一声命令式的句子悬在斑斑头顶。他收拢了涣散的眼神汇集过去,那晒得天底下一片花白的阳光,令他瞧不清逆光方向那人的脸庞。

斑斑按压着发疼的胸口,好半天才缓过气,道:“我真的…我真的…撑不住了…我认输…”

那人听得这话,转身便走,背影何其决绝。

“下次没把握就别来找我...

 

<深水>番外:雨落之时

“...这么说,你遇见Mark了...”少年迟疑地说道。

“嗯.........”脑中记忆渐远的时候,手背虚掩的唇齿间迸出我拖长尾音的回答。


那个落雨的夜晚,我捕获一头温柔的野兽,诱饵是我自己。


两天前——


“停下!我可不想现在就杀了你...”

灰白雾气稀释荧蓝色的天光,地面的积水倒映我和他的影子,雨丝几乎消融在虚晃的夜色,而我潮湿的脸颊却告诉我,这场雨还在没完没了的下。

Mark不顾我的警告,冲上前托住我的后脑,将我整个人压制在深巷丝毫没有平整可言的墙边。尽管我的脑袋未受到冲击,背脊因撞击感传来的钝痛仍然使我蹙眉。...

 

心有邻犀 01

其实这故事的设定简而言之就是捣蛋傲娇未成年和他青梅竹马的精英男大哥哥XD

发现自己真是好久没写这么小清新风的东西了


【one】

公园——

离小区十分钟脚程的公园里,树下便利于游人休息的纯白木质长椅上,少年蜷缩着瘦长的手脚,抱着花花绿绿的滑板,窝在上边打盹,衔着根细草的小嘴无意识微张,染成亮金色的头发,在晨时树缝漏下的阳光里,格外扎眼。

即使睡着也对光亮度敏感的少年,忽就觉得合上的眼睑外,暗了几分。

于是,醒了。

“舍得醒了?”男人的声音,又沉又深,总让少年想起刚才梦里呜啦啦的风呼啸声。

“哦~是段老大啊...”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少年,随手搔搔头坐起。

“还...